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做书香少年点灯人, 让书香美丽我人生!

愿乘着音乐的翅膀,沐浴着新鲜的阳光、悠闲地旅行书海、人海……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教师, 我用心经营着教育, 用心享受着幸福, 引领孩子沐浴阳光, 引领孩子浸润书香 , 生命因阅读分享而幸福, 人生因读书而美丽精彩!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上海青年名师戴建荣的古诗吟诵教学法(转)  

2013-07-29 09:19:03|  分类: 经典诵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嗟叹之 咏歌之 舞蹈之

——上海青年名师戴建荣的古诗吟诵教学法     朱文君

戴建荣老师,上海市名师工作室成员,对语文教学颇有研究,曾先后到安徽、江苏、广东、山东、河南、陕西、浙江等地上古诗教学研究、展示课,深受好评。在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网络教育与传统教育的优势互补研究》小学语文课堂教学评优与研讨活动中,戴老师的课获得说课比赛一等奖、讲课比赛一等奖。200510月在无锡召开的全国首届经典诗文研讨会上,戴老师的《送元二使安西》得到一致好评,获得了经典诗文大赛一等奖。20063月,《小学语文教师》(上海教育出版社06年第3期)专题报道了题为“嗟叹之、咏歌之、舞蹈之”——青年教师戴建荣古诗“吟唱”教学法解读。 20097月,戴老师获选《小学教学》语文版封面人物。

 

    古诗是中国浩瀚文化星空中璀璨夺目的一颗明珠,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与汉语言特点最完美的结合,是中华民族精神气质最完美的呈现。

    然而,如何把古诗的美呈现在当代小学生的面前,如何让小学生通过学习古诗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却让我们的语文老师陷入两难境地:讲多了,古诗的整体意境美被拆解;不讲,年幼的孩子又难以逾越理解的障碍。怎么教学古诗,成了当前小学语文教学领域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上海市浦东新区北蔡中心小学的青年教师戴建荣,从当代儿童的认知心理出发,借鉴中国传统诗文学习的优秀经验,古为今用,摸索出别具一格的小学古诗“吟唱”教学法,在这个领域取得了突破。前不久举办的全国首届小学语文经典诗文诵读研讨观摩会上,他执教的《送元二使安西》一课,让各地前来观摩的专家、老师眼前一亮,心头一振,原来,古诗还可以这样教!

    用“吟唱”来概括戴建荣老师的古诗教学法并不十分准确,它其实包含了四个组成部分:读、唱、吟、舞。这四个部分有机组合,互为支撑,融为一体,看似简单,却把孩子们学习古诗的积极性极大地调动起来,让他们在形式多样、充满情趣的反复诵读中,既读懂诗句意思,又充分感受到诗的意境,获得审美的愉悦。

    在《送元二使安西》一课教学中,记者看到这样的情境:戴老师引着孩子们——读,用古诗平仄音调的规律诵读;唱,和着古曲《阳关三叠》的旋律唱诗;吟,半读半唱,读唱结合,充分表达古诗特有的音韵美;舞,借鉴手语的独特表达方式,在吟诵的同时通过形体语言再现诗的意境,抒发感情。整堂课一咏三叹,且歌且舞,诗意盎然,师生间情意融融,共同沉浸在“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那样一种清新空灵的意境中。近两堂课的时间,孩子们始终没有丝毫疲惫厌倦,反而愈发沉浸其间,兴奋、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走下讲台的戴建荣,一位普普通通的青年教师,一张稚气未脱的面孔,一副腼腆的模样。谈起古诗,谈起古诗教学,谈起他的学生,他双眸发亮,侃侃而谈。

把音律引入诵读

  “吟唱” 教学法的第一步是“读”。

  戴老师发现,现今的古诗教学中,老师们大都按照“两字一顿”这样一种单一的模式来指导学生诵读古诗。以《回乡偶书》为例:(“/”表示停顿)

  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似,

  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种“千篇一律”的朗读,单调乏味,没有情趣,久而久之,学生对古诗文诵读就会失去应有的兴趣。平素酷爱诵读古诗文的戴建荣由此想到,中国古诗十分讲究音律,“平上去人”四声抑扬顿挫的节奏和声韵变化体现出鲜明而丰富的音乐性。如果把音律引入诵读,指导学生按照“平长仄短”的规律来朗读古诗,’不是能更好地再现古诗的音韵之美,引发学生诵读古诗的兴趣吗?

  “平”指平声字,包括现在普通话中除去由古人声字变来的全部阴平和阳平的字;“仄”指上声、去声和人声的字。戴老师的具体方法是:平声拖长音节,仄声声停气不停,缩短发音。五言诗句看第24句和末尾字,七言诗句看第246句和末尾字,如果这些字是平声,朗读时拖长音节;如果这些字是仄声,朗读时声停气不停。由于现代汉语中许多字音已不同于古音,如果过于拘泥古诗的格律,对于小学生来说,学习起来难度太大。戴老师在借鉴古法的基础上,注意从学生的实际出发,将平仄音律简化,让学生以汉语拼音的四声为准,读音为一声、二声的归入平声,三声、四声的归入仄声。仍以《回乡偶书》为例:(“一”表示平声,“|”表示仄声,“——”声音延长)

  回乡偶书

  | |——| |——

  少小/离家——老大/回——,

  —— —| |— —

  乡音——无改/鬓毛——衰。

  ——| |—— |

  儿童——相见不相——识,

  | | |—— |——

  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样一来,虽然同样是“两字一顿”,但因为诵读的节奏变化丰富,长短交替,古诗内在的音律美得到较充分的体现。

  在教学中,戴老师注意引导学生边体会诗意,边读出节奏韵味。例如指导朗读“少小离家——老大回——”一句,读到“家”的时候,戴老师提醒孩子们:“你们想想,诗人离家有多远,你的声音就可以延长多久。”当读到“回”时,他又说:“离家有多远,回家就有多久。近乡情更切,终于回到故乡,你又有了什么感受?”学生在老师的引领下,深切品味着“家”,细嚼着“回”,情不自禁地跟着他摇头晃脑,不仅读出了诗的韵味,更读出了诗的意境。

让吟唱走进课堂

    充分诵读之后,就是唱和吟。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情感是诗的灵魂,如果没有对诗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就无法真正感受诗中所蕴含的意象、情趣之美。

    戴建荣认为,要激发学生的诵读兴趣和情感共鸣,仅有读是不够的。中国古人在读诗时不仅“高声朗读,以昌其气”,还讲究“密咏恬吟,以玩其味”。咏,歌也,吟,呻也。在高声朗诵之后,古人又通过吟唱的方式,进一步人诗境、悟诗心、品诗味,这一点值得后人认真学习和借鉴。

    唱,最能打动孩子的心。戴老师告诉记者,唱诗需要音乐的配合。古诗原配之曲,现大多已失传,流传至今的为数极少,如为《送元二使安西》所作的《阳关三叠》,就是其中一首经典之作。

  但更多的古诗需要老师自己选曲配唱。戴老师认为,选曲应遵循这样几条原则:①准确理解诗意,曲子要和诗歌的情调吻合;②弦律要简单,易于吟唱;③弦律应高雅古朴,一般不宜选流行歌曲。

  吟,是中国古诗特有一种诵读方式。吟,不同于唱,讲究“无腔无调,随意而出”。意在通过吟诗,心中复现情景,领会诗情,“并由于当时当境和个体性情而赋予其鲜活的生命”,达到“虽复现而却不落陈腐”的境界。用现代的观点来看,吟是读者对诗境的“个性化解读”,对诗意的“个性化表达”。

  怎么吟?戴老师说,半读半唱即为吟,即按照唱的韵律,用读的语调,把古诗诵读出来。传统吟诗对今天的孩子来说十分陌生,在理解和接受上有难度。戴老师通过先读,再唱,为吟打好基础;再通过自己的示范,让孩子们从模仿开始,逐步了解和掌握吟诗的方法,从而感受到古诗的音韵之美。

    当记者谈及曾有老师提出教小学生吟诗是否有必要时,戴老师说:“吟诗可以按照特定的吟诵曲来吟,也可以按照统一的调来吟,可千篇一律,亦可一篇一律。让学生在舒缓的韵律中,吟一吟,既能更深刻地体会诗人的情感,还能深入品味诗句,积累语言。正如叶圣陶先生所说,吟诵的时候,对于讨究所得的不仅理智地了解,而且亲切地体会,不知不觉之间,内容与理法化而为读者自己的东西了,这是最可贵的一种境界。

    学习语文学科,必须达到这种境界,才会终身受用不尽。”

  

    谈话间,戴老师一再强调“熟读能吟”的教学原则。他说,只有在学生熟读理解、有一定领悟的前提下,才能通过“吟”更深切、更具创造性地领悟诗的内涵,激发学古诗的兴趣。

借手语表达情意

     《诗?大序》为我们描述了这样一种境界:“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的确,当读、唱、吟都不足以表达内心进发的情感时,孩子们怎能不“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呢?

    在一次教学中,当戴建荣习惯性地用手势指挥学生吟诵时,他发现,读到动情处,不少学生情不自禁地举起小手,学着他的样儿,和他一起舞动起来。戴建荣怦然心动:孩子们是想用全身心来表达此时此刻的情感啊!学过聋哑人手语的他大胆尝试把手语融进读、唱、吟之中,让孩子们能更酣畅更有情趣地抒发心中的情意。通过尝试他发现,生动形象的手语,具备了会意和抒情的双重作用;吟唱中再结合手语,还有助于巩固理解、积累内化。另外,在打手语这一环节中,学生展现即兴发挥的体态语,对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和想像力,鼓励个性发展也是有一定作用的。

    “不管怎样教,一定要让孩子们喜欢”

    在古诗文方面有很深造诣的著名特级教师陈晓梅这样评价戴建荣:“一位生活在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年轻老师,却用最传统的、最朴素的教法把孩子们学习古诗文的热情充分激发和点燃起来,这种强烈的反差意味深长!

    戴建荣说:“童心就是诗心,孩子们喜欢,古诗才会有生命。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唤起孩子对古诗的情感,激发孩子学古诗的兴趣。我觉得,我们当老师的,不管怎么教,一定要让孩子们喜欢。孩子们喜欢学习,那学习不就成了和游戏、玩耍一样快乐的事了吗?

    “不管怎么教,一定要让孩子们喜欢。”这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背后,记者看到戴老师对学生的关注,对学生的爱,看到了一颗和孩子一样纯真的心。这或许就是他能够走出一条成功之路的原因吧。爱,可以创造出美好的境界。

    有人说,诗其实就是人的生命,是人的生命中那个最美、最真的化身。或许,年轻的戴建荣就是用自己的真挚唤醒了诗的灵魂,让她为孩子们绽放出最动人的笑颜。诗如生命,生命如诗,戴老师以一颗如诗的心,不仅在传承与创新之间找到了一条古诗教学的成功之路,更领悟到了通向成功

之路的真谛,那就是“不管怎样教,一定要让孩子们喜欢”。

    写到这里,记者不禁想起简?豪斯顿在《教育可能的人类》中曾说的话:“如果孩子们跳舞、品尝、触摸、听闻、观看和感觉信息,他们几乎能学到一切东西。”

    这,或许是对戴建荣古诗“吟唱”教学法本质的最好概括。    

                                                                                                                                                (选自《小学语文教师》)

古诗“吟唱”教学法

说起戴建荣,早在几个月前的《小学语文教师》(第三期)中见过。一个叫朱文君的以《嗟叹之 咏歌之 舞蹈之》为标题在杂志的第一篇介绍了他的教学。另外从窦桂梅的《玫瑰与教育》中也有提及,并推崇这是真正的古诗教学。说起这种古诗教学法,却是第一次在“温州之春”诗意课堂展示课上见识过。那次展示的是窦桂梅老师教《游园不值》,她让学生这么读。起初还以为她自己创的,觉得这种读法新鲜。后来才知道,是上海的一位青年特级教师叫戴建荣的发现的。在感佩窦桂梅老师善于学习之余,不禁对这种教学法产生了兴趣。

    《小学语文教师》中说得很明白。它的古诗教学包含了四个组成部分:读、唱、吟、舞。这四个部分有机结合,互为支撑,融为一体,看似简单,却把孩子们学习古诗的积极性极大的调动起来,让他们在形式多样、情趣的反复诵读中,既读懂诗句的意思,又充分感受到诗的意境,获得审美的喜悦。

据说,就是在这样反复吟、唱、舞中,学生情不自禁地举起小手,学着他的样子,舞起来,甚至台下的听课老师也跟着舞起来。教学古诗的感染力若此,我是不大相信的。

这次在亲历了戴老师的课堂之后,我发觉,自己真的被深深地震憾了。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做法,只不过是教给孩子读诵的方法而已。但那一次次的反复读诵,加上对平仄读法的强调,加上对吟、唱的指导,加上最后的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竟使这一次次的反复变得那得震憾人心。

    我发觉那种吟诵是半读半唱的,是入迷的,是自我陶醉的。仿佛他就是这样带着学生走进古人的心态的。学生刚开始还觉得可笑,慢慢地,他们不笑了,他们用心地学习这种别致的学古诗方法。他们似乎忘了听课的老师。他们真的是如《诗?大序》中说的:“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也许,那种表面的形式,最初无法立即将学生带入诗的意蕴,但慢慢地,学生不知不觉的变了,静了,他们的吟、唱、舞也成了一种需要。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