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做书香少年点灯人, 让书香美丽我人生!

愿乘着音乐的翅膀,沐浴着新鲜的阳光、悠闲地旅行书海、人海……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教师, 我用心经营着教育, 用心享受着幸福, 引领孩子沐浴阳光, 引领孩子浸润书香 , 生命因阅读分享而幸福, 人生因读书而美丽精彩!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从“教书”到“导游”【转】  

2008-05-08 21:12:1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海阔天空从“教书”到“导游”

 

 “人啊,认识你自己!”雅典阿波罗神殿外侧的铭言振聋发聩。

我是教师,我的工作是什么?我在干什么?

当我这样追问的时候,我曾经寻找到这样一些答案。

“我是教书的。”即便现在,也不能否定这个答案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凡是书,书中总有文字、符号或图像。文字、符号或图像是什么?可以说,教师所教之书中的文字、符号或图像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人类文化的成果。“教书的”隐含着教师具有传递人类文化,传承人类文明的责任。

教师要教书,但教师又不能仅仅教书。一方面,书中所载毕竟有限。用英国哲学家波兰尼的说法,用书面文字、图表或数学公式表述的只是明确知识,大量的是不能系统表述的缄默知识。用我们古人的看法则是“书不尽言,言不及意”。这样,只教书本知识就远远不够。另一方面,只是“教书的”,就难免陷入书本崇拜,不敢越书本一步。自己成了书本的奴隶不说,还连带学生也成了传统的奴隶。

“我是教学生的。”这是第二个答案,从教书到教学生,我们眼睛中有了人。学生是什么?我以为是在学校里,在教师和成人的指导下,学习生存和学习生活的人。也就是说,教师不仅要教给学生生存的本领,生存的规范,而且要教给生命的意义,生活的智慧。这样,从教书到教学生,教育就有了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意义和追求。

但对“教学生的”,自己仍然不能满意。老师是“教学生”的,学生在这个过程中是干什么呢?难道只是被动地接受?不应该是这样的。教育不能停留在工业“加工”和“塑造”的水平上,学生是有生命活力的活生生的人,他们不是消极被动等待加工和塑造的物件。因为要表达学生在教育活动中的主动作用,我需要寻找更合理的答案。

“我是育人的。”这个答案与“我是教学生的”比较,从理念上有从“加工”到“生长”的变化,从方式上有工业的“塑造”到农业的“培育”的变化。农业与工业有什么不同呢?根本在于劳动对象不同,农业生产的劳动对象具有生命性,农作物具有自身生命生长发育规律。农业生产只能促进,而不是加工和塑造,否则就可能揠苗助长。

在工业与农业的比较和隐喻中,从尊重生命性的角度,教育需要反对工业化的批量生产,而采用农业“培育”的方式。在农业“培育”的方式中,教师的作用是什么呢?是努力营造有利于农作物生长发育的学校和课堂小环境,是为学生健康生长提供适宜的养料、水分和阳光,是对危害生长的病虫害的防止,是对生命生长的耐心等待和细心呵护。

“我是育人的”,这个观点在具有合理性的同时,同样也在被自己质疑。一方面,我的工作、我的劳动对我本身是否具有意义和价值?当我把工作看成“教书”时,我工作的意义是传承文化和文明,我在为社会做贡献;当我意识到我在“教学生”时,我在为学生的美好生活奠基,我在为学生服务;当我把工作定位于“育人”时,我又为学生生长付出自己的元素……贡献和付出固然使我具有崇高和伟大的感觉,但我不能满意“蜡烛”和“春蚕”,我自己也需要在工作中谋求生长和成熟,我还需要享受过程中的创造的快乐。另一方面,尽管数量可能不同,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农产品总是预先明确和固定的,教育能够像农业一样规定结果吗?而且,农作物有生命,但毕竟没有感情,除了生长的结果,就其过程,是无法主动对我们形成影响的。

看来,还需要寻找自己能够接受的东西。

“我是导游。”这就走到服务性行业来了。“教师是导游”,意味着教育就是师生共同的精神漫游和探险。我意识到:

首先,作为导游,预先的游览地点和游览活动是需要初步规划的,但在游览的路途中,在主要景点,游览者所得到和认识到的东西却可能是各具特色和丰富多彩的。导游当然可以解说,但好导游不能以自己的认识去限制旅游者的发现。作为教师,我们不能限定每一次教学活动的结果,更不能用自己的认识限制学生的创造,我们的任务的激发他们进行精神探险和漫游。

其次,旅游是参与者一次共同的审美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导游者在导游的过程重新认识美、发现美、创造美;另一方面,同游者总在不断感受和创造美,通过与同游者的积极互动,导游者又在不断丰富对美的认识,积累认识和鉴赏美的经验。这样,导游的过程也就是导游者自身成长的过程。美在过程中,美在创造中,美在成长和丰富中,当教育从风险的付出心态走向审美过程的时候,教师的职业生命将永葆青春。

第三,好的导游并不仅仅引导游者认识自然和景观,他要引导彼此认识,自我认识,实现认识自然、认识他人、认识自我的多重任务,他需要促进参与者彼此的互动交流乃至成为朋友。用佐藤学教授的观点:“所谓学习的实践,是建构教育内容之意义的同客体对话的实践,是析出自身和反思自身的自我内的对话性实践。同时,是社会地建构这两种实践的同他人对话的实践。”

尽管“导游”只是比喻和隐喻,已经不是在真实地描述和刻画自己的工作了,但相对而言,我更喜欢这种隐喻。这是我目前意识到的自己的角色和任务。

需要说明的是,当我意识到“导游”的角色以后,我应该不断提醒自己,可不能为了自己“提成”的功利追求,只把旅游团队往旅游商店带!那就是一个注定要被多数游客批评的导游了。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