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做书香少年点灯人, 让书香美丽我人生!

愿乘着音乐的翅膀,沐浴着新鲜的阳光、悠闲地旅行书海、人海……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教师, 我用心经营着教育, 用心享受着幸福, 引领孩子沐浴阳光, 引领孩子浸润书香 , 生命因阅读分享而幸福, 人生因读书而美丽精彩!

网易考拉推荐

有这样一种纯美文体[转]  

2008-01-24 10:44:50|  分类: 拓展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是一种很开放的文体,历代名家辈出,风格异彩纷呈。但像陈之藩先生散文那样格高意远、纯净明丽的,还并不多见,陈先生的散文端的是国色天香。

  陈之藩是科学家,长期担任海外知名大学的教席,文学是他不能忘情的娱乐。虽如此,他记事忆往、品藻人物,笔触所至,莫不给人以心灵的震撼。他的文字背后总有一个“我”,一个浸润了家国情怀、人文思考的智者形象。“时局如此荒凉,时代如此落寞;世人如此鲁莽,吾道如此艰难。我们至少要像在铁蹄践踏下的沙土,发出些微弱可闻的声音;给这个无以名之的年代,作一无可奈何的脚注。”(《叩寂寞以求音》)陈之藩生于1925年,国运的艰难,漂泊的人生,给这个秉承了深厚传统文化的学人以深刻的影响。在《失根的兰花》中,他如此慨叹:“古人说,人生如萍,在水上乱流。那是因为古人未出国门,没有感觉离国之苦,萍总还有水流可藉;以我看,人生如絮,飘零在此万紫千红的春天。”陈省身是大数学家,逝世后议论纷然。陈先生从他的自传悟出传主的晚年心音,《畴人的寂寞》文末说:“生之寂寞,大家纵有所不同,其为寂寞则一,不分常人,还是畴人;死之凄凉,虽有各种形式,其为凄凉无别,不论是在异邦,或在故国!”这何尝不是说人度己?

“永远不朽的,只有风声、水声,与无涯的寂寞而已。”

  寂寞,好像是陈先生的心灵底色了,但他以人文主义者的眼光论事察物、观照人类未来,而并不很悲观。他固然感慨于近两个世纪人类建设的空前,“到处是峥嵘的楼阁,到处是巍峨的庙堂”;同情诗人的忧虑:迷失了的人群在这迷失了的时代,好像醉汉骑瞎马,若有所往——但所往何处?然而,他到底相信,“太阳还是要升起来的!深秋之来,自然是万叶俱落;而阳春之至,也必是万卉齐发”。他曾在麻省理工学院讲演,赞美波士顿人保护历史遗迹、山水风光的努力,怅恨国内某些人不识人文为何物、眼里只存实利的行径。他说:“各个科门的贡献堆在一起,并不等于全部的成就。”“如果没有综合的价值观念,多少作为,多少劳苦,最后都会化为乌有,化为徒然。”(《谈风格》)这可以说是语重心长了。

   陈之藩先生是剑桥哲学博士出身,科学家的明晰,哲学家的透彻和诗人的想象力,他兼备一身。这就使得他的诸多散文如《谢天》《明善呢,还是察理呢》格外清雅明快,哲思、诗情交融。谈科学、话故人既不沦入枯燥板滞,又不流于单纯的故事堆砌。我们读他谈胡适谈爱因斯坦、杨振宁等人文掌故以及科学家理论的文字,大抵都能感到一种高远的境界和澄明的诗意。

   陈氏散文在海外久负盛誉,狂放的李敖称其“清新可喜”,台大图书馆目录题曰“高雅纯净”。这些,恐怕是读过陈氏散文的共有印象。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