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做书香少年点灯人, 让书香美丽我人生!

愿乘着音乐的翅膀,沐浴着新鲜的阳光、悠闲地旅行书海、人海……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教师, 我用心经营着教育, 用心享受着幸福, 引领孩子沐浴阳光, 引领孩子浸润书香 , 生命因阅读分享而幸福, 人生因读书而美丽精彩!

网易考拉推荐

【转】在儿童的文学世界需要教师领跑  

2007-09-19 08:32:00|  分类: 拓展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童的文学以陪伴、守护、丰富儿童心灵为旨归,教师则是儿童健全人格重要的塑造者和建设者。学校儿童文学教育的开展应构筑在更高的思想基础上,那就是教师、学校管理者对儿童高尚、真挚的爱。

新兴媒体的冲击,学业竞争的巨大负担,导致中国儿童的阅读量和阅读能力急剧下降。怎样让文学这一重要而优质的阅读资源在儿童阅读中发挥作用?如何让孩子接触文学、喜欢阅读?如何提高他们的阅读能力和阅读水平?这是摆在教育工作者面前的重要课题。

以中国现有的条件和状况而言,通过学校开展文学教育是一条必要而可行的道路。

中国儿童的阅读现状令人担忧。和一些注重儿童阅读的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孩子的阅读量明显不足。根据一项调查显示,在被问道“你是否经常读书?”和“你现在经常读的是什么书?”时,接近65%的孩子回答除了教科书和作文书,他们几乎从不看书,另外有25%的孩子承认自己只看图画书。孩子们受环境的影响,极少阅读文学作品,许多孩子甚至连基本的儿童文学作品都不知道。而被问到“你认为自己会在哪个地方阅读文学书”时,有95%的孩子选择是在学校。

其实,伴随电子媒体的发展和网络的普及,传统读物的空间被挤压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阅读尤其是儿童的阅读一直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阅读量的减少、阅读能力的下降,是中国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现实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各地纷纷掀起了儿童阅读推广活动,希望能够让今天的孩子尽量早、尽量多地接触传统纸质媒介和读物。

儿童需要儿童文学

一些专家学者曾呼吁,中国有语文教育而没有文学教育。在学校语文教学中,教师更多地关注字词、读音和语句结构,其结果是,即使原本内涵丰富、文字优美的文学作品,经过“语文化”的分解,往往完全丢失了该作品的文学魅力和震撼人心的力量。

事实上,文学教育与语文教育本来就不是等同的概念。确认文学教育的意义,在一定程度上需要建立在重新认识儿童教育的目的和意义的基础上。1989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儿童权利公约》认为,教育的目的应该是:最充分地发展儿童的个性、天分、智能和体能;培养儿童对人权和基本自由以及《联合国宪章》所载各种原则的尊重;培养儿童和平、宽容、男女平等和友好的精神,对文明以及自然环境的尊重。

而早在该公约签订之前,世界儿童文学对上述理念已有了多样的艺术表现。与19世纪的儿童文学相比,20世纪的儿童文学就明显地更具有社会的、文化的责任感,注重儿童与现实、历史、未来的联系,注重向儿童表达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友爱、宽容、理解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以求全面地促进儿童精神和个性的成长。

世界各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以其主题、内容、形式和审美形态,全面地呈现和实现着儿童教育的上述理念。儿童从这些读物中,可以体会到真诚的友谊、人与动物的和平相处、对自己家园的留恋、对不同文化和文明的尊重。随着儿童阅读能力和理解思考能力的增长,他们还能够在其中感受到对待新事物的正确态度、乐观积极的生活方式,甚至通过文学作品去体会本民族独特的文化内涵和表达方式。儿童的文学从来都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儿童所阅读的文学之所以和先进教育思想同步,因为它是人类提供给后代的精神产品,传达着社会的理想,也凝聚着人类最进步的文化和文明,必然具有永恒的教育价值。它陶冶性情、增进美感的作用,它对儿童情感、态度、价值观潜移默化的影响,不容我们低估和忽略。

虽然和国外较成熟的一整套推广概念和推广策略相比,中国的儿童文学阅读推广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方兴未艾的势头已经形成。社区读书会、书店图书阅读在大中城市里开始出现了;专门推广儿童阅读的网站,如红泥巴读书俱乐部等也在逐渐扩大影响力;“亲近母语”和自愿做“花婆婆”、撒播读书种子的“读书妈妈”让更多孩子开始接触早期阅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为了让儿童文学作品广泛地被儿童阅读,包括曹文轩、秦文君、张之路、杨红缨等在内的一批中国当代最受儿童读者欢迎的作家,以及金波、王泉根、方卫平、梅子涵等儿童文学专家,一直在坚持“儿童文学进校园”的阅读推广工作。经高洪波、束沛德、樊发稼等领导的大力提倡,2005年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曾将儿童文学学校阅读推广作为年会的主题进行专门研讨。

然而,学校全面推行文学教育的时代似乎还没有真正到来。

学校应该承担文学教育的责任

儿童离文学有多远?教师离文学有多远?学校离文学有多远?带着这些问题,2007年2月,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陈晖博士,组织研究生利用寒假在各地中小学校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调研活动。调研结果显示,除省会级城市对学校开展文学教育有积极反应外,县级市学校(包括其管理者和教师)对文学教育资源的需求意愿明显不足,教师对文学教育普遍感到陌生和淡漠,除强调资源的不足和能力的欠缺外,教师对文学教育的意义和作用也表现出相当程度的认识不足。

教师是学校教育的组织者,学校的文学教育依赖教师的核心作用。学校的文学教育能否顺利开展,关键在于教师能不能、愿不愿承担起文学教育的责任。在调研中,这一问题却显得相当突出。在询问是否愿意对学生进行不局限于教材的文学教育时,只有20%的教师表示愿意试一试,而将近80%的教师表示拒绝。

教师们反馈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体制所限,无法实施文学教育;二是资源有限,难以开展文学教育;三是认为自己的学生没有兴趣和时间来让教师进行文学教育,孩子们似乎更愿意上网或者看电视。还有教师表示,家长方面的阻力较大,很多家长并不赞同孩子们读“闲书”,他们要的是切实提高作文成绩。即多方原因造成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教育在学校很难开展。

事实上,并不像教师们想象的那样,今天的孩子们只喜欢上网,不喜欢读书。在首批设立了儿童文学阅读示范阅览室的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亚太实验学校,笔者曾对六年级的毕业生进行了一项调查,当被问到“小学阶段最难忘怀的记忆是什么”时,231名学生中有138人的回答是“在学校阅览室阅读儿童文学的快乐时光”。有一位叫张思的同学,还曾专门给陈晖博士写信表示:“是您让我爱上了读书,让我知道了原来还可以这样读书。读书使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让我从一个整天沉迷于QQ聊天的孩子变成了一名优秀的毕业生。”

该校校长徐向东很有感慨地说:“文学让那些热爱它的孩子们眼睛里有了温度”。许多家长甚至因为学校独有的文学阅览室以及孩子的要求,而最终又选择让孩子在亚太实验学校继续就读中学。目前,亚太实验学校正在着手为中学生建立专门的文学阅览室。

在基础教育改革深入推进的今天,中小学教师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已经有了深刻的变化。单以能力而言,今天的大多数教师已经有能力组织开展学校的文学教育了。重要的是他们愿不愿意真正地关注、投入精力和热情。也许,认识的偏差才是文学教育缺失的最主要因素。教师不愿意进行文学教育,大多数学校没有开展文学教育,首先在于教师和学校管理者对文学教育的功效和必要性存在怀疑和轻视。

“文学”的意义在现实的冲击下已经有所改变。假如家长们根据现实生活的价值法则,希望文学给孩子带来直接的收益,而因为文学不能提高孩子的作文能力和语文成绩而选择放弃,那么,学校和教师就更应承担起文学教育的责任。

学校推行文学教育的动力,首先必须建立在重新认识和评价文学的教育内涵和功能上。当学校的管理者和教师真正认识到文学教育所具有的陪伴和促进儿童精神成长的意义时,他们才能够理解和接受学校文学教育不但不应该被语文教育所替代,甚至更应该渗透到学校教育的各个层面并发挥作用。

文学教育学校需要好书助力

应该看到,经过多年的语文学科教学改革,尤其是执行新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之后,教育界对中小学文学教育和文学阅读的认识正在逐步加深,文学教育在客观上已经获得了比较好的发展环境和空间。而通过包括创作、出版、研究各环节在内的儿童文学界的共同努力,学校可利用的文学教育资源也已相当充足。

2007年1月,北京师范大学强力推出了一套儿童文学教育丛书《儿童的文学世界》;2月初,台湾著名儿童文学教育专家林文宝教授带领二十多位教师、研究生到北师大进行访学交流,当他看到这套丛书时,当即表示,把文学和小学语文教育紧密地结合起来,出版一套可供小学师生在学校使用的文学教育丛书,一直是台湾儿童文学界多年想做而未实现的愿望,没想到现在大陆率先实现了。虽然该丛书主编陈晖博士代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向林教授和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赠送了一套《儿童的文学世界》,来访的研究生们还是前往北师大出版社门市部,又购买了多套丛书带回台湾。《儿童的文学世界》丛书是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儿童文学教育应用专业近年来众多研究成果的一项。主编陈晖在博士后研究期间,开始致力于研究儿童文学转化为小学教学和教育资源。她不但直接参与编写了北师大版小学语文新课标实验教材,还一直坚持到全国各地的中小学推广儿童文学,并于2004年开始发起“中国儿童文学阅读推广计划”。2005年,她推出了面向教师进行儿童文学教育和推广的教材《通向儿童文学之路》,旨在提高教师的儿童文学素养,帮助教师树立先进的儿童观,获得对儿童文学全面而系统的认识和理解。接着,她和北师大亚太实验学校合作建立了全国首个学校儿童文学示范阅览室,指导研究生组织小学生阅读文学作品,为小学生讲授特色文学阅读课,进行各种层次和形式的文学阅读活动。在此基础上,2006年,陈晖老师和她的研究团队(包括中小学教师和专业研究生)编写了《儿童的文学世界》,为学前、小学一至六年级的学生挑选了200部优秀文学经典并提供了相应的阅读方案,希望能解决学校文学教育“为什么读”、“读什么”、“怎么读”的问题。

据陈晖介绍,《儿童的文学世界》选用作品的标准,包括了“在书店能够即时购买”。从理论上说,有了200部作品,加上这套包括各学段阅读方案的指导用书,学校完全可以支撑起基本层面的文学教育。为方便经费缺乏的偏远地区学校获取更多的免费资源,编写者与出版方目前已达成协议,将图书中应用最广的部分资源放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教育应用专业公益网站(“小书包儿童文学教育网”http://www.xiaoshubao.com),以支持有需要的教师和家长开展文学教育。

陈晖表示,只有建立和改变教师们文学教育的观念,学校的文学教育才可能成为现实,这也是她在推出《儿童的文学世界》之前,首先推出教师版《通向儿童文学之路》的重要原因。

在《通向儿童文学之路》一书的结束语中,有几段优美而内涵深远的文字:

文学尤其是儿童文学是人类给予儿童的文学,蕴含着人类对儿童最深厚的情感、期望和祝愿;表达着人类对自身童年永远的留恋、怀想和想象,寄托着人类对理想社会和人性的深刻思考、对人类精神家园的深切渴望。儿童的文学,从内容到形式,从情感到语言,呈现着“清晰、明确、温和、美丽”的品质,焕发着源自纯洁童心与纯粹人性的理想光辉。

儿童的文学以陪伴、守护、丰富儿童心灵为旨归,教师则是儿童健全人格重要的塑造者和建设者,终日以儿童为伴、以教育儿童为天职的教师对儿童文学有更天然、更真切的理解和感悟,而对儿童文学投入更多的热情,和儿童一起体验来自文学的欢乐和感动,教师就不仅会拥有一条与学生沟通的最直接的心灵路径,还会收获一份抚慰自己精神世界的温暖和幸福。

学校儿童文学教育的开展应构筑在更高的思想基础上,那就是教师、学校管理者对儿童高尚、真挚的爱,那就是教师和学校对儿童教育的理想、信念、专业精神和责任感。

这是许多献身儿童文学推广工作的人们的共同心声。上海师大梅子涵教授曾用“儿童文学点灯人”,来比喻所有的儿童的文学教育者和推广者,并坚信,如果教师能加入“点灯人”的行列,中国的儿童、文学和教育事业一定会有更加光辉灿烂的前景。(作者 毕海 林子)  

相关阅读:《儿童的文学世界》一套7册,主编陈晖,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

  《中国教育报》2007年3月22日第5版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